他很喜欢吃豆腐花,特别是鬼叫岭山底那间小店的石磨豆腐花。每次爬山下来,他总不会忘记叫上一碗,配上老板晒的小萝卜干,又嫩又滑加上微咸微辣的口感,又解渴又解馋,别提多舒适了。这天爬山下来他照例叫了一碗豆腐花,仍旧配上小萝卜干。只是今天的味道有点古怪,有点腥,象血的味道。他抬头准备质问老板时,却发现老板拿着一把血淋淋的菜刀站在他面。

作者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